首頁 熱點 要聞 國內 產業 財經 滾動 理財 股票

黑龍江收繳農機補貼風波:誰在“騙補”?

2021-12-13 09:20:18 來源 : 中國新聞周刊

(原標題:黑龍江收繳農機補貼風波:誰在“騙補”?)

產銷企業,特別是虛開發票的經銷商

究竟是否在“騙補”

黑龍江的這場專項整治工作背后

又有哪些問題被掩飾

黑龍江收繳農機補貼風波

本刊記者/陳惟杉

發于2021.12.13總第1024期《中國新聞周刊》

“這是家丑?!?1月22日,在全省農機購置補貼專項整治工作推進會上,黑龍江省副省長李玉剛說。

“家丑”指2019年、2020年于黑龍江銷售的部分農機具在申請農機購置補貼時存在違規行為——虛開發票,即經銷商開給購機戶的發票金額高于實際售價,目的被視為“騙補”。李玉剛說,騙取中央補貼資金,“相當于罪加一等”。

查實虛開發票的目的在于收繳補貼資金。9月底,針對存在虛開發票問題的機具,黑龍江調整了其2019年、2020年享受的補貼標準,以200馬力及以上四輪驅動拖拉機為例,補貼額驟降至6.07萬元,2019年、2020年則可分別達到12.12萬元、11.09萬元。其間的差額便屬于被收繳部分,由產銷企業承擔。

按照資金收繳方案,2020年補貼額差價收繳工作需要在今年年底前完成,2019年補貼額差價收繳工作可遲至2022年6月底前結束。但是資金收繳進展緩慢,正遭遇產銷企業的消極抵制,而與他們站在一邊的甚至還包括一些基層農機管理部門公職人員。

“總干一些違心的事,自己良心上也過不去?!庇泻邶埥h級農機管理部門人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曾有地市農機管理部門負責人在省內會議上直言,“銷商沒有責任”,但意見無人聽取。產銷企業,特別是虛開發票的經銷商究竟是否在“騙補”?而黑龍江的這場專項整治工作背后又有哪些問題被掩飾?

2020年10月,黑龍江的一處水稻收割場景。圖/新華

收繳背后的國補超支

“收繳工作被推給縣級層面落實,但多數縣尚處在收集證據階段。經銷商需要自證清白,逐一證明自己在2019年、2020年出售的機具沒有虛開發票,證據便是與發票金額相同的實際付款憑證,如銀行、微信轉賬記錄等,拿不出證據就會被視為違規”。前述縣級農機管理部門人士說,核查的產品范圍是省級工作專班下發的675個涉嫌違規產品,“逐臺確認,一個不漏”。

收集證據原本被要求在11月28日結束,但此后被推至12月10日?!耙恍┏л^多的縣已經動用公安等手段,要求經銷商簽訂整改承諾書,就是承認違規,并確認需要退回的補貼差額”。一位縣級工作專班工作人員承認,只有在收集完證據后才能收繳資金,而各級政府層層傳導壓力很大,省政府成立了6個督導組赴地市檢查進度。

省、市、縣三級政府均已成立工作專班,由發改、財政、公安、市場管理、稅務、信訪等部門工作人員組成。有縣級專班督促經銷商盡快拿出證據時直言,省公安廳已作出嚴格要求,“但還沒到撕破臉的時候”。

海倫市與巴彥縣是最早被調查的兩個地區,其2020年使用國補額度均過億元,正是對這兩地經銷商虛開發票的調查開啟了專項整治。

海倫市算是收繳進度較快的地區。據海倫代市長劉曉光11月22日介紹,初步核實違規機具1563臺,應追繳資金1854萬元,已經追繳101.8萬元。而有海倫市經銷商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自己需要上繳數十萬元,本地14位經銷商中,絕大多數均已象征性地上繳幾萬元,“不然被逼得太緊”。

其實,需要上繳數十萬元補貼差額在黑龍江2000多名經銷商中并不算多,有經銷商自行測算,其所需上繳的金額高達1500萬元以上,“身邊一些經銷商已經離開黑龍江,留在本地實在扛不住壓力”。

盡管黑龍江省農業農村廳相關負責人表示,675種涉嫌違規的產品只占所有補貼產品型號的8.1%,但有業內人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由于一些進入補貼目錄的產品根本沒有售賣,因此從實際市場銷售來看,這675種產品占據相當大比重,導致黑龍江經銷商幾乎無人不受到波及。

“沒有人簽訂整改承諾書,一旦簽字就麻煩了?!鼻笆龊愂薪涗N商表示,他拒絕簽字的另一個原因是尚未與生產企業完成責任劃分,“生產企業告訴我,如果簽字差額就全部由我補繳”。

盡管李玉剛表示,要讓產銷企業承擔責任,同時稱第一責任人就是生產廠家,銷售只是渠道,但是他并未提及明確的產銷企業分擔方式。

“目前施壓的對象就是經銷商,因為廠家多數在外地?!鼻笆隹h級農機管理部門人士表示,“此前省級專班已經與涉嫌違規產品的廠家開了兩次會,但執行的困難之處在于,首先沒有明確劃分產銷企業各自應該承擔的責任;其次,如果廠家承擔這筆款項,特別是一些國企、上市公司,這筆款項該如何在賬目上列支?我們也跟一些廠家進行過接觸,對方的觀點是這筆款項很難入賬”。

黑龍江急于推進收繳工作的一個重要背景便是2020年使用國補資金超支。

黑龍江分配到的國補資金通常占據總量的十分之一左右。2020年,中央財政劃撥黑龍江省農機購置補貼資金18.95億元,但是查詢黑龍江省農機購置補貼信息實時公開系統可以發現,2020年實施資金高達42億元以上。江蘇大學中國農業裝備產業發展研究院教授張宗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2020年部分省份都存在國補超支的情況,但黑龍江的形勢尤為嚴峻。

國補“超支”的一個重要原因便是購機熱情高漲?!稗r民購機可謂‘瘋狂’,一度達到只要上午到貨,下午就會售罄的程度?!鼻笆隹h級農機管理部門人士說,一些經銷商2020年的銷量翻了一番,背后的驅動力量是黑龍江的“省補”政策。

黑龍江為推動秸稈綜合利用,相關機具在原有國補的基礎上疊加“省補”?!笆⊙a”政策于2019年10月才出臺,2020年延續,按照國補額度的三分之二給予累加補貼,總補貼額不超過機械銷售價格的50%。

有接近農業農村部的人士向《中國新聞周刊》透露,曾有農業農村部人士對黑龍江的“省補”政策提出反對意見,擔心疊加的“省補”會產生一系列問題,但對方并未聽從。

但是更難以讓前述縣級農機管理部門人士理解的是,補貼系統可以實時顯示已經使用的國補資金額度,而且非常精確。近20億元國補資金幾近枯竭時,為什么沒能及時關閉系統?按理說應該跟領導及時匯報,建議關閉系統,再研究下一步對策。

這其中還夾雜著極為荒唐的一幕。2020年11月30日,黑龍江經銷商得到消息,12月1日后200馬力及以上拖拉機補貼額度將從11.09萬元下降至8.2萬元,結果11月30日當天拖拉機賣出幾千臺,包括一些經銷商手中的庫存,甚至包括正在進貨途中的拖拉機都在那晚開出了發票。有經銷商反問《中國新聞周刊》,“一天售出幾千臺拖拉機,涉及國補數億元,如此反常的交易為何都沒有促使補貼系統關閉?”

在“省補”的驅動下,黑龍江2020年國補資金超支逾20億元。黑龍江希望從產銷企業收繳部分已經發放的2020年國補資金,并對更多并未發放的國補降檔發放。政府為收繳給出的理由是經銷商虛開發票“騙補”,但是這顯然難以被產銷企業,特別是經銷商們接受。

虛開發票能否“騙補”?

“最根本的一點是經銷商根本沒見到錢,補貼直接發放給了購機的農民,找經銷商要錢確實說不過去?!鼻笆隹h級農機管理部門人士說。

按照農機購置補貼的發放流程,在經銷商開出發票后,購機戶將其交至縣級農機管理部門錄入補貼系統,國補會被直接發放至購機戶賬戶。

“比如一臺200馬力拖拉機經銷商賣給農民的價格是18萬元,經銷商進貨價格約在16萬元,剔除運輸、庫房等成本,這臺拖拉機的利潤空間基本在1萬元左右。2019年補貼額是12.12萬元,今年9月被下調至6.07萬元,差額超過6萬元,1萬元的利潤卻可能被要求補繳6萬元,哪位經銷商會有能力承擔?”受訪的經銷商多認為,在2020年農機銷量猛增的背景下,由于市場競爭壓力增大,經銷商單臺機具的利潤空間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被擠壓,“最終不會有一分錢國補流入經銷商口袋,真正受益的還是購機戶”。

其實李玉剛在談及如何穩控購機戶時也提到,違規行為的主體是產銷企業,但實際獲益方是購機戶,“如果他們占了便宜還鬧,那說明我們的政策宣傳工作根本沒做”。

補貼資金并未流入經銷商口袋,經銷商虛開發票又能否“騙取”更多補貼?

其實,國內的農機補貼政策為“定額補貼”,每年國補首先會劃定補貼范圍,如2020年就包含15大類42個小類153個品目的機具,各省份再為每個品目下不同檔次的產品設定補貼額,如“200馬力及以上四輪驅動拖拉機”便為輪式拖拉機這一品目下的一個具體檔次,2020年黑龍江原本確定這一檔次的產品補貼額為11.09萬元。之后,不同農機廠家會將旗下的產品投檔,經過鑒定后形成各省份當年的補貼目錄,如“200馬力及以上四輪驅動拖拉機”這一檔次可能匯集N個廠家的N款產品,無論其最終售價有何差異,均會享受11.09萬元的補貼額度。

換句話說,一款機具一旦進入補貼目錄,所能享受到的補貼金額便已經確定,與最終售價、發票金額無關。

其實在2004年至2010年間,我國農機購置補貼按照從價補貼的方式進行,即按照機具售價的一定比例給予補貼。張宗毅認為,之所以在2011年轉換為定額補貼,一個原因便是遏制廠商的漲價沖動,以及虛報價格進而套取補貼資金。

如果說虛開發票無法獲取更多補貼,那么經銷商虛開發票的動力究竟何在?

“其實經銷商也很違心,因為高開發票首先就意味著經銷商需要多繳稅款?!鼻笆隹h級農機管理部門人士表示,一般情況下,將發票錄入補貼系統時,系統會設置一條“紅線”,也就是發票金額如果沒有達到補貼額的2.5倍就無法錄入,屆時系統會顯示因銷售金額過低無法錄入,這款產品即使已經存在于補貼目錄也可能無法領取國補,因此就形成了發票金額至少是補貼額2.5倍的“潛規則”。

為什么會有這樣的“紅線”存在?這緣于各省份如何為每個品目下不同檔次的產品設定補貼額。原農業部辦公廳、財政部辦公廳發布的《2018—2020年農機購置補貼實施指導意見》明確提出,補貼額依據同檔產品上年市場銷售均價測算,原則上測算比例不超過30%。換句話說,補貼額要控制在產品售價30%以內。據了解,在一些地區實際操作中30%的上限可以上浮至40%,由此形成了錄入補貼系統的發票金額需要達到補貼額2.5倍的“潛規則”。

其實,這樣的“潛規則”在黑龍江一些地方政府發布的公告中曾被“明示”,海倫市農機補貼政策公告曾明確提出,發票金額需要達到補貼額的2.5倍,這則公告在專項整治啟動后便被刪除,據了解,發布這則公告的工作人員受到紀委監委調查。

“曾經出現這樣的公告也證明,如果發票金額沒有達到補貼額的2.5倍從而無法錄入,便有可能一分錢補貼都拿不到?!庇泄枮I經銷商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農民在購置一款機具時肯定已經有了按照補貼目錄足額獲取補貼的預期。

確定一款機具的定額補貼額度時不應超過售價的30%,但是政府以失真的售價確定的補貼額過高,倒逼經銷商虛開發票保證購機戶領取政府認可的補貼額,在這一邏輯鏈條中,問題的關鍵顯然不出在經銷商虛開發票的環節。

本末倒置的專項整治?

“真正可能出現問題的是在投檔環節,如果企業的某款機具符合某檔次參數要求,但是該檔次的補貼額相比于機具的實際售價比例畸高,企業應該可以‘降檔’,在不超過該檔次確定的補貼額的情況下自主填寫與實際售價相適配的補貼額?!睆堊谝惚硎?,但各個省份的具體政策有所差異。

《中國新聞周刊》 注意到,去年9月30日發布的《黑龍江省關于進一步做好農機購置補貼機具投檔工作的通知》提及,如產品銷售指導價較低,為避免補貼比例畸高,生產企業可以在不高于該檔次補貼標準的基礎上選擇自填補貼額。但是在2020年4月黑龍江公布第一批農機產品的補貼標準及投檔要求時,并未出現這樣的內容表述。因此9月30日的通知被不少廠家視為“打補丁”的政策。

“其實廠家也覺得自己很冤,比如‘200馬力及以上四輪驅動拖拉機’對應的補貼額只有一檔,廠家的一款產品符合該檔技術參數,但是該檔對應的補貼額相比于產品的真實售價又比例畸高?!庇袠I內人士表示,這時候廠家總不能把一臺200馬力的拖拉機投入180馬力那檔,更多是在投檔時就虛報指導價。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精彩推送
鋼鐵業喜過“牛年” 2021-12-13 07:48:56
救救大眾 2021-12-11 12:19:33

人妻无码人妻有码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