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熱點 要聞 國內 產業 財經 滾動 理財 股票

“瘋狂”的玉米:何以產量、進口量“雙高”

2021-12-09 12:19:24 來源 : 第一財經資訊

作為中國三大傳統主糧之一的玉米,自從2012年超過稻谷晉升第一大糧食作物品種后,產量持續增加,帶動中國糧食總產量連續豐產。

12月6日,國家統計局發布數據,2021年,玉米產量達到5451億斤,比上年增加238億斤,增長4.6%。同時,玉米產量占全年糧食總產量的39.91%,玉米增產量占全年糧食增產量的89.1%。

玉米的“瘋狂”,不但體現在產量增長,還體現在進口量飆漲。海關總署數據顯示,2021年1~10月,玉米進口量2623萬噸(524.6億斤),同比增長236.4%。

此外,2021年1月,玉米價格創下歷史新高,今年整體價格也高于往年。

中國并非玉米的原產地,如今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玉米生產國,而且同時出現了“兩高”:高產量、高進口量。這“兩高”看似獨立事件,卻彼此有著密切關系。

玉米高產量與高進口量并存

2004年至今,中國糧食總產量出現“十八連豐”。

2003年,由于播種面積減少4.3%和自然災害比較嚴重等原因,糧食總產量4306.5億公斤,比上年減少264億公斤,減產約5.8%。

糧食減產引起中央高度關注。2004年,中央一號文件關注“三農”工作,至2021年,連續18個中央一號文件關注“三農”問題,中國糧食總產量也因此出現“十八連豐”。

2004年,糧食生產獲得豐收,全年糧食總產量9390億斤,同比增長9.0%,扭轉了1999年以來連續五年下降的局面。至2021年,全國糧食總產量13657億斤,同比增長2.0%,全年糧食產量再創新高,連續7年保持在1.3萬億斤以上。這意味著,經過連續18年的增產,中國糧食總產量實現了45.4%的增長。

在中國,糧食按品種分為谷物、大豆、薯類三種。其中,谷物主要包括稻谷、小麥、玉米三類。而這三大谷物中的稻谷、小麥,又被稱為“口糧”。一直以來,作為口糧的稻谷,是第一大糧食作物品種。然而,到了2012年,玉米總產量達到4162.4億斤,超過稻谷76.6億斤,正式晉升頭號糧食作物品種。

雖然玉米位居主糧之列,但有著“飼料之王”稱號的玉米,是最主要的飼用谷物,多用于飼料生產和工業深加工。玉米與豆粕同為重要飼料原料,隨著國內畜牧業、玉米深加工產業的發展,玉米、大豆需求量逐漸上升。

中國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蔡海龍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玉米增產的背后是中國食物需求結構的變化。隨著居民收入的提高,肉蛋奶等農副產品需求增加,飼料糧需求隨之增加,這就要求生產更多的玉米來滿足飼料需求。而中國居民主食消費日趨下降,主要用作主食的口糧生產也會趨于穩定,并非越多越好。

一方面是市場需求巨大,另一方面是國內外存在價差,在國內玉米產量增加的背景下,進口量也出現了顯著增長。這需要提到,20年前,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成為第143個成員。今年10月,在中國入世二十周年農業發展高層研討會上,農業農村部國際合作司司長隋鵬飛提出,入世以來,中國農業貿易發展呈現的格局包括“大進大出”等五大特征。

“大進大出”體現在中國糧食進口的激增。11月4日,在2021北外灘國際航運論壇·國際海運平行論壇上,中糧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黨組書記呂軍指出,過去20年我國糧食進口從占全球份額的5%提高至22%,特別是大豆的進口增長至1億噸,占全球貿易的60%。未來5~10年,大豆和谷物進口量仍然將保持穩定增長。

2010年,是玉米進口的一個關鍵節點。2001年入世后,中國一直保持玉米凈出口態勢。至2010年,中國首次轉變為凈進口國。這是因為2009年糧食主產區之一的東北地區發生自然災害,產量大幅下降。

于是,為滿足加工業對玉米日益增長的需求,玉米出口量迅速下降,從12.9萬噸銳減到4萬噸。進口量大幅增加,從2009年的8.5萬噸上升至2010年的157.3萬噸,增長1750.6%。

隨后,2011~2015年,受國內外價差拉大的刺激,玉米及其替代品進口快速增長。2016年至今,玉米進口維持較高水平。

到了2020年,玉米進口量達到1130萬噸,同比翻了一番多,并首次超過720萬噸的年度進口關稅配額,創下歷史最高水平。2021年前十個月的玉米進口量,就已接近2021年我國玉米全年產量的10%。

盡管對外依存度并不高,進口量的激增,仍然會讓外界不自覺地產生“玉米將會步大豆后塵”的聯想。

對此,安徽農業大學教授王士海對第一財經稱,水稻、小麥是口糧,玉米是飼料糧,在農業資源有限的情況下,??诩Z、放松飼料糧是最理性的選擇。

玉米市場化收購與口糧托市收購

在玉米進口過程中,2016年,又是一個關鍵節點。

這一年,中國取消了臨時收儲政策,實行“價補分離、市場定價”機制,進口玉米成本優勢基本喪失,進口量開始下降。到了2018年,玉米面積及產量經過連續三年調減,再加上去庫存效果明顯,供求關系逐步趨緊,進口量開始增加。

國家出臺玉米臨時收儲政策,執行時間在2008年下半年,執行地區為黑龍江、吉林、遼寧和內蒙古。該政策執行之初,對穩定市場、保護農民收益和種糧積極性等起到了重要作用。

后來,由于國內玉米出現階段性過剩,國內外玉米價格倒掛,進口量逐漸增加,玉米庫存高企,給國家財政帶來巨大壓力。于是,臨時收儲政策調整為“市場化收購”加“補貼”的新機制。

至于口糧(水稻、小麥),中國仍然執行托市收購政策。2021年,國家在稻谷主產區實行最低收購價政策,早秈稻(三等)、中晚秈稻和粳稻最低收購價分別為每斤1.22元、1.28元和1.30元。同時,國家在小麥主產區實行最低收購價政策,小麥(三等)最低收購價為每斤1.13元。

雖然同為主糧,但口糧(水稻、小麥)與玉米執行的政策卻不同。對于這一情況,蔡海龍解釋稱,這與二者定位不同有關。一方面,口糧是保障糧食安全最重要最核心的品種。中國的糧食安全目標是:谷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

另一方面,玉米的主要用途是飼料和深加工,產業鏈比較長,價格干預往往會導致產業鏈上下游關系的扭曲,因此取消了臨時收儲政策,改為市場化收購加補貼的方式支持玉米生產。

王士海也表示,口糧供給安全是糧食安全的基礎,保持口糧自給是中國糧食安全政策的底線。執行稻谷和小麥最低收購價,彰顯中央政府對糧食安全的高度重視,以及維護口糧獨立自主的決心。

值得關注的是,從2016年至今,玉米執行新機制五年來,玉米價格除了最開始出現下行外,大部分時間處于上行態勢,甚至高于臨儲收購時候的最高價。

在養殖業快速發展的推動下,中國飼料需求快速增加,玉米價格上漲明顯,特別是2020年以來,臨儲玉米庫存告罄,玉米價格更是進入了快速上升通道。到了2021年,雖然價格有所調整,但依然不遑多讓,保持在歷史高位。

蔡海龍稱,玉米價格持續上漲主要是玉米供求關系變化的結果。2016年以來,一方面通過調結構減少玉米種植面積;另一方面通過增強玉米消費能力,消化過量庫存。這樣一減一增,玉米供求形勢從結構性過剩轉向當前的產不足需。2020年以來,隨著生豬產能恢復,玉米產需缺口凸顯,加之缺少庫存拋售對市場的補充,玉米價格開始明顯上漲。

在玉米價格上漲的推動因素中,國際市場行情的帶動也不容忽視。王士海提到,受不利天氣的影響,國際玉米價格在過去兩年出現大幅上漲,一度達到最近八年來的新高。作為進口主力產品,玉米的國內行情不可能不受國際價格的影響。

他表示,隨著國民消費水平提升,居民食物消費結構中的蛋白質食品占比會不斷提高,養殖業和飼料產業會同步發展,糧食自然會更多地向飼料糧傾斜。這是一個基本規律,中國正處于這種轉變過程之中。玉米價格的持續上漲本身就是這種轉變的一個具體表現。不過,糧食作為百家之基,價格不是越高越好,糧食政策的目標是要保持消費者和生產者利益的平衡,在保持生產者生產動力的同時,盡量為整個社會提供質優價廉的農產品。小麥和稻米價格之所以保持相對穩定,本身也是國家宏觀調控的結果。如果取消了價格支持政策,稻谷和小麥生產極有可能出現類似于21世紀初的生產反復,不利于國民經濟的穩定和農業的長期發展。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精彩推送

人妻无码人妻有码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