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熱點 要聞 國內 產業 財經 滾動 理財 股票

放低門檻、58天落戶,高姿態的上海也出手搶年輕人了

2021-12-08 13:47:26 來源 : 每日人物

曾經心思保守的年輕人們很有可能重新燃起拼搏上海灘的希望,畢竟大城市的五光十色具有難以抵擋的魅力。

文 |高越

編輯 |楚明

運營 |橞楹

11月29日下午,韓琳的幾個微信群同時炸開了鍋,討論源頭都是關于上海落戶的新消息。

幾個關鍵信息迅速被提?。涸跍麘獙醚芯可?、5個新城和自貿區新片區就業、直接落戶。今年上海應屆畢業生為20.7萬,研究生占比三成,也就是說最多有幾萬人有機會不再掰著手指頭算積分。

“人在公司坐,戶口天上來?!鄙贁岛灱s了5個新城和自貿區新片區的畢業生成為被欽羨的對象,但韓琳卻錯過“大餡餅”。她今年7月剛剛研究生畢業,簽約了一家位于靜安區的公司。得知新政出臺后,她抱著一絲希望致電咨詢,“哪怕現在辭職,重新找工作都可以”,但好不容易打通了頻頻占線的電話,卻被告知“有過社保繳納記錄不符合應屆畢業生身份”。如今,韓琳恨不能吃了后悔藥,“早知道就晚幾個月找工作了”。

這是高姿態的上海,又一次果斷出手搶人。

放開口子

上海,又一次破開吸引人才的新口子。

其實早在2018年,上海就伸出了友善之手,開始放寬落戶限制。只不過頗為矜持,只對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的應屆本科畢業生開放直接落戶通道,能享有這個福利的人還是極少數。

到了2020年9月,上海再次向本地的上海交大、復旦大學、同濟大學和華東師大4所985高校應屆本科生,以及全國雙一流高校的應屆碩士研究生拋出橄欖枝。

這一次,很多年輕人抓住了枝頭。鐘小可就是其中之一。她在西安念完本科后,被保研至了一所雙一流高校攻讀小語種專業,從研二開始,周圍的老師、同學都把“落戶”二字掛在嘴邊。當時,上海還在執行“積分落戶”政策,鐘小可掰著手指頭算分,甚至還打算去考一門證書加上2分。

隨著新政出臺,她一下子被推進了“入圍圈”,落戶成為板上釘釘的事。在家人的催促下,鐘小可早早比對著2020年的政策提前兩三個月準備好了成績單、三方協議等資料。今年7月第一批落戶正式開始,從提交申請到拿到戶口本和身份證,前后只花了2個月,她成為幸運兒。

社交平臺上,一張張帶有“紅本本”的照片昭示著這些“新上海人”的喜悅與希望。

佟嘉是最早吃到蛋糕的人,她本科是一所雙非,碩士就讀于雙一流,抱著對上海小資生活的向往在畢業后入滬從事互聯網工作。本想著自己只能“居轉戶”熬過7年,沒想到戶口突然從天而降。政策發布的隔天,她就向公司人事提交申請,最后踩著截止日期獲得落戶審批。

58天完成落戶,佟嘉拿到新身份證的那一刻,“突然有歸屬感了,好像我能在這立足了一樣”。

一張上海戶口,對許多人來說擁有著難以抵擋的吸引力。

“可以不用、不能不辦”,是很多新政落戶畢業生的想法。擁有上海戶口,意味著手握了入場的門票:有資格購房,能夠買車、上牌照,保障子女上學,甚至是申請公租房,即便這些需求一時難以完成。

“應屆生身份只此一次,必須抓住機會,為未來做準備?!蹦呐聦τ诖蠖鄶等藖碚f,上海只是短暫停留的港口也沒有關系,“最后用不上,總比想用時沒法用要好”。

比起長遠的便利,鐘小可更想抓住眼前的實在。等到繳納社保滿1年后,她打算排隊申請公租房,她提前做過功課,一戶兩室一廳、75平米左右的公租房只需要3千多元的租金,遠遠低于市場價格,甚至最長可以居住6年。

應屆生們前赴后繼,希望拿到落戶魔都的號碼牌。

▲ 上海市學生事務中心發布關于畢業生落戶上海的政策受理通知。圖 / 上海市學生事務中心官方微信平臺

搶人大戰

“搶人大戰”并不新鮮,自2017年打響第一槍后,各個城市的斗法從未休止。

杭州首發制人,應屆生不限學歷,更有1至5萬不等的人才補貼和每年1萬的租房補貼,真金白銀換人才。宋志就是聞風而動的人,他念完本科后在老家找了一份工作,每天朝九晚五,單一又缺少沖勁。聽說補貼政策后,他動了心思赴杭,選擇不浪費自己的社交才能,轉行電商。

由于過了應屆畢業生申請時間,他選擇的是人才引進政策。在他看來,杭州適合年輕人,既有優于二三線的工作機會與環境,又沒有一線大城市的生活負擔,“氣候養人,還是包郵區,干什么事情都很方便”。

西安、成都憑借“網紅城市”出圈,吸引人才聚集?!昂隈R”西安曾創下“一天內遷入人口8050人”的記錄,成都的“蓉漂”計劃廣告大屏幕甚至駐扎在杭州地鐵客流最大的地鐵口。

入局者前赴后繼,各大城市持續加碼。有的只需身份證即可落戶,有的提出高額買房補貼,前者放話“一人回原籍,全家安排工作”,后者承諾“子女就近入學讀公辦學?!绷D掃除觀望者后顧之憂。拼速度、拼福利,一路從暗戰打到了明面。

事實上,“搶人大戰”的確成效斐然。成都、西安、杭州、長沙、蘇州、武漢等主力軍,10年內新增人口均超過了200萬,涌入了一大波新鮮血液。

年輕血液流動到別處的時候,像上海這樣的一線城市則更早面臨“老齡化”。上海60歲以上的人口比重達23.4%,也就是說每4個上海人里就有1位是老人。同時,這個數字也是4個一線城市中最高的,約為深圳的4.4倍。上海迫切需要更多年輕的面孔。

前兩次放開的口子顯然并不能滿足上海的需要,這一次,它將目光落在了五大新城。

五大新城,分別是嘉定、松江、青浦、奉賢和南匯。它們遠離主城區,但被寄予發展成為“1+5”上海城市群的厚望。聽起來似乎一片光明,但究竟具體什么企業、崗位符合落戶標準,至今未有詳細文件。手持“H”開頭的取號票,聚集在落戶辦理大廳內的年輕人們產生了疑惑:所說的符合上海產業發展方向的企業具體指哪些?

但也有很多人并不在意這個,他們只知道落戶難度一度排前三的上海,終于將門檻降了下來。

一旦魔都出手,對位于長三角的杭州、蘇州、南京和無錫等城市,甚至對于其他二線城市而言,都是不小的利空。尤其是杭州,作為距離上海只有100多公里的城市,距離實在太近,一旦再次站在同一起點競爭,很容易被搶去風頭。

曾經心思保守的年輕人們很有可能重新燃起拼搏上海灘的希望,畢竟大城市的五光十色具有難以抵擋的魅力。多個調查報告顯示,90后年輕人愿意工作與居住城市前三位,依然是北京、上海與廣州。

鐘小可在選擇城市和工作時,也曾在北京和上海之中游移,唯獨沒有考慮過安徽老家的省會合肥。她喜歡北京的歷史底蘊與文化厚度,但面對落戶難度與生活壓力卻不得不望而卻步。相反的是,她看到了上海不斷釋放的放開信號,這給予了她一些希望,“我是可以留下來的,是能在這里扎根的”。

多位落戶的“新上海人”表達了相同的看法。有人看中上海的醫療、教育資源和社會公共服務,有人喜歡上海逛不完的博物館、藝術館和脫口秀演出,還有人純粹心儀于上海的格調與氛圍。

▲ 圖 / 電視劇《三十而已》劇照

留住“塔基”

不僅求人才金字塔的“塔尖”,上海更要求“塔基”,也就是一些“年輕的、未來的、有特點的基礎性人才”。

從去年開始,越來越多的人發現互聯網下半場的主戰場似乎逐漸向上海轉移。這個曾經被認為沒有互聯網基因的城市,正以驚人速度在賽道上發力追趕。各個大廠紛紛入滬建立分部:阿里巴巴“三總部三中心”入駐普陀;華為研發中心落戶青浦;騰訊華東總部選定徐匯;美團與B站相隔3個月先后置地楊浦,做起了鄰居。

不僅大廠,游戲公司也發起了“搶人戰”。各大公司廣發英雄帖,薪資一波更比一波高,一位游戲策劃向每日人物透露,自己入職1年漲薪幅度達到30%,不過這只是中游水平,他認識一位“畫師”,僅僅幾個月就從4萬漲到了8萬元。但在2020年,其他城市同行業的漲薪平均速度僅為10%到20%左右。

更有廣為流傳的例子是,某頭部大廠首席游戲圖形設計師著手跳槽,拒絕了開出130萬和150萬元的2家知名廠商,轉而投向上海某正在大力擴張的新興公司懷抱,年薪200萬元。頭部電競游戲企業紛紛集聚上海灘,正在形成頗為成熟的產業圈。

互聯網、游戲、文娛,產業轉移的同時是無數年輕人的涌入,他們出現在了漕河涇和五角場,甚至未來會源源不斷出現在五大新城和自貿區新片區。

新的血液注入后,最明顯的變化是:租房價格的上漲。金九銀十的旺季到來時,各個小區樓宇之間不斷穿梭著中介與租客,他們步履匆匆,嘴也說個不停。一時間幾乎所有的房源都因此漲價了20%以上。許多居住在新區附近的人或有擔心,這里是否會成為下一個“節區房”——原指字節跳動房租補貼范圍內的房子,現在泛指大廠附近被拉高租金的區域。

一些城市瘋狂拉人后,后遺癥也會陸續凸顯。西安曾因短時間內吸納人數過多,不得不宣布“新落戶不滿3年者,其子女須回原籍地參加高考”,引發大量吐槽;杭州也在短短幾年間從宜居天堂變成“新內卷陣地”,房價更是扶搖直上。2018年,市中心就突破了5萬元大關,就連不被看好的蕭山都站在了3萬元的高崗上。

如果落戶即買房,目前五大新區平均每平米兩三萬元的價格,對于年輕人來說就像一塊誘人的蛋糕,但未來這些人也可能在無形之中推高五大新區的房價。

究竟能不能做好魔都的“塔基”,是很多想要落戶的年輕人擔心的問題。

上海市曾規劃,到2025年之時,五大新城常住人口規模要達到360萬,而目前人口規模尚未超過300萬,這意味著未來4年內,還有幾十萬的人口余額在等待年輕人占滿。在規劃圖上,五大新城就像是“20年前的新浦東”,但在鐘小可等人眼中,這還是一個“過于偏僻的區域”,“青浦幾乎與江蘇接壤,南匯更是靠近了入??凇?。

▲ 發展勁頭強勢的青浦新城。圖 / 視覺中國

一些打算落戶的畢業生有著自己的打算:找一家注冊在新城但可以在市區上班的公司,或者辦完落戶就跳槽,工作和租房都在市區。他們的擔憂不無道理,目前五大新城只是被勾畫出草圖,產業發展尚在起步階段、公共交通并不十分便利,配套的社會服務和休閑娛樂也還遠遠不夠。

上海戶口的吸引力恰恰更多在于被描繪出來的色彩斑斕的部分,上面有完善的公共服務、豐富的生活,還有發展的機遇。這些對于現在的五大新城來講,無疑存在短板。

留住年輕人的腳步或許容易,要留住他們的心,還要看上海的魔力。

(應受訪者需求,文中鐘小可、佟嘉、韓琳、宋志為化名。)

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精彩推送

人妻无码人妻有码中文字幕